skai001c.jpg 首頁 >劇情>玉簪記 chinese.jpg simple.jpg english.jpg

玉簪記

《玉簪記》為明朝浙江錢塘人高濂所撰,全本三十三齣,取材《古今女史》中女貞觀尼陳妙常,與潘必正相愛,經臨江令張于湖斷為夫婦事。

敷演南宋潘必正與陳嬌蓮自幼定親,後嬌蓮之父亡故,又值金兀朮南侵,嬌蓮與母失散,寄居道觀,法名妙常。必正上京赴試,因病下第休歸,寄居於姑母主持的女貞觀中,巧遇妙常,兩人並不相識。必正愛慕妙常的文才風韻,以琴曲傾吐心聲,妙常懾於教規,以琴曲拒之。必正相思成疾,妙常聞訊探視,仍然不敢明言。其後,妙常填詞一首,吐露真情,為必正所得,妙常無可辯解,遂訂終身之約。事為姑母察覺,逼潘提早進京赴試,潘無奈啟程,妙常趕至秋江,互訴衷情,堅守前盟。必正得中進士後,回觀迎娶。夫妻回家時喜見陳母亦在潘家依親,母女亦得團圓。

《玉簪記》被譽為中國十大古典喜劇之一,非常細膩的描寫兩位主角內心感情,文辭典雅而不深奧;曲調平和而不流俗;唱腔轉折而不拗嗓,是雅俗共賞的好戲。「琴挑」的月下相逢使潘、陳二人互生愛慕之心,緊隨其後的「問病」、「偷詩」,則是陳、潘為愛情所做的試探。潘因思念成疾,陳藉故來慰問;陳相思而作詞,潘恰好偷而頌之,一來一往的猜心遊戲使感情化暗為明。在姑母發現他們的秘密後強行催逼侄兒提早赴試時,妙常以堅貞不渝的愛情信念,借一葉扁舟追至江心,兩人秋江盟誓。此劇把古典藝術的力量便發展到了極致,一切外部環境所造成的悲劇因素,在樂觀通達的精神境介面前,都顯得那麼軟弱無力。

琴挑 - 『這也不關我事』

yzjqt05w.jpg

「琴挑」是《玉簪記》中關鍵的一齣,描寫必正與妙常在「茶敘」清談以後互生愛慕之心,妙常月下操琴,必正尋聲而至,借琴曲試探妙常心意。妙常因受傳統禮教的規範,只得以琴曲「廣寒遊」表明她的出家人身份來搪塞,但是在必正告辭之後,卻自露心聲。必正卻未離去,在旁聽得妙常的心聲後,欣喜欲狂,向上天訴求成就姻緣的心願。

此齣被兩支琴曲間妙常無心的一句「這也不關我事」分成兩段:前一半用四支「六字調」的「懶畫眉」曲牌來描寫月下相逢的情節;而後一半用四支「正工調」的「朝元歌」曲牌來描寫兩人的情思。並且利用不同調式、笛色的特性來表現這一劇情的轉折,是借音樂營造氣氛的代表作。

問病 - 『把你那段心兒且放寬』

yzjwb01w.jpg

「問病」寫必正相思成疾,觀主偕妙常來探望,問起病由,必正有口難言,妙常心知肚明,但恐閒口惹事非,不敢明言。

本齣是以小生的唱工為主,但是在書僮進安的穿插之下,生、旦之間的眉目傳情,就變得生動而明顯了。

偷詩 -『一首詞、兩下緣、三生謎』

yzjts01w.jpg

「偷詩」寫妙常情絲繫於必正,又念及本身因避戰禍,寄跡道觀,弄假成真,於是把心事填成「西江月」詞一首。詞成睏倦,倚桌稍歇。此時必正病起無聊,閒步而至,見房門半掩,乃捱身而進。必正見詞大喜,於是喚醒妙常,兩人互訴情衷,海誓山盟。

本齣是兩人感情化暗為明的關鍵,必正見詞得知妙常芳心後,得意忘形,有意的去戲耍妙常。也因此能夠突出妙常在相思無奈之後,面對心上人時所流露出來的佯怒、尷尬與羞赧。這期間層次分明,因此表演時首重默契,才能把妙常卸除偽裝的過程表現的合情合理。

秋江 -『千愁萬恨別離間』

yzjqj05w.jpg

「秋江」寫必正提早赴試,妙常趕至江邊雇船送別。兩人千言萬語,意惹情牽,然恐人嚷開是非,只得以碧玉鸞簪及鴛鴦扇墜互贈,作為加冠雙圓之證,依依灑淚而別。

秋江話別一場,兩人合唱「小桃紅」一曲,優美哀怨,配以柔美的身段、含蓄的做表,使人深深體會出兩人的濃情蜜意。最後小船以倒退方式下場,更能表現出依依的離情。

 
頁首▲ Copyright©2000-07www.Kunqu.org06/23/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