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ai001c.jpg 首頁> 專欄>擻腔的唱法 chinese.jpg simple.jpg
擻腔的唱法
 

崑曲的字聲與唱腔之間有一定的關聯,例如:豁腔用於去聲字;霍腔用於上聲字;罕腔用於上聲字及陽平聲濁音字;頓腔用於入聲字;撮腔、疊腔用於平聲字或已經用過豁腔的去聲字。而擻腔比較特別,適用於各種字聲,把音略加抖擻,類似於西樂裝飾音中的震音或顫音,宛轉動聽,即前人所謂的「遲其聲以媚之」,因此在崑曲中應用很廣。《集成曲譜》提到擻腔時說「工字之擻腔,吹者將笛之第一孔忽開忽按,唱者隨之而作搖曳之腔是也。」所以基本的唱法是將本音和高一音階的音重複唱出,但是速度不可一樣,一般是先慢後快才會搖曳有緻。

《粟盧曲譜》中的「習曲要解」講到擻腔的唱法時,提醒習曲者:「唱時當運用頤頜兩部位,若僅用喉間顫動,不足以盡腔圓之致。」在唱南曲時,通常為求宛轉動聽,把小腔的音省掉幾個,變成在本音之後加上三個音。「習曲要解」說:「其第一工尺必較前一本音高出一音,其第二第三工尺仍連用前一本音工尺。」但是本音要比加出來的音要長。如果每個音都唱成四分之一拍就缺少宛轉的感覺。兩拍以上的音加擻腔時,本音要唱足,到最後半拍再唱加出的三個音。曲家許聞佩女士唱南曲中之擻腔極為精到,深具婉轉纏綿之曲意。臺灣笛王徐炎之先生,吹擻腔時先很快的擻一次,然後再接合俞派唱法,深具特色。

崑曲的南曲本是五聲音階,旋律古樸,沒有「乙、凡」這兩個變音。但是在擻腔中,會有「乙、凡」這兩個變音出現。這種以七聲奉五聲的旋律,使古樸的南曲音調增加了華麗的效果。例如《紅梨記》「亭會」【桂枝香】曲牌中「爭奈我酒魂不定」的「魂」字,就是以擻腔中的變音來刻劃宿醉未醒的神態。

如果把兩個擻腔以帶腔相連,搖曳有緻,非常動聽。在《牡丹亭》「遊園」【步步嬌】曲牌中「迤逗的彩雲偏」的「雲」字及【醉扶歸】曲牌中「不隄防沈魚落雁鳥驚喧」的「驚」字,就是以這種方式譜的腔。有些曲家把第二個擻腔略加變化,加出的三個音改為,「第一、第二工尺用較前一本音高出一音,第三工尺用前一本音工尺。」同中有異,更為動聽。不過這種異格,只可偶一為之,多用則腔就油了。

南曲入聲字出口後要斷,後面的拖音類似平聲,但是要略有頓挫,因此入聲字的擻腔的唱法不太一樣。《牡丹亭》「遊園」【醉扶歸】曲牌中「只怕的羞花閉月花愁顫」的「月」字及《玉簪記》「琴挑」第三支【懶畫眉】曲牌中「誰家夜月琴三弄」的「月」字腔格完全一樣,在頓腔後面緊接著一個擻腔。所以要頓的輕一點,帶出高一音階的音後再唱出擻腔。曲家王定一先生在這裡的吹法是用手指輕敲笛孔,使得擻腔中的本音非常輕,似斷不斷,既有擻腔的搖曳,又有入聲的頓挫,達到了聲腔合一的境界。

由於擻腔有顫抖之音,可以靈活的配合哭或笑,把情和腔融合起來。就像《琵琶記》「盤夫」中第四支【紅衲襖】曲牌的結尾一句的「撲簌簌淚滿腮」的「腮」字,國寶級演員岳美緹女士唱法為,在第一個音出口以後頓住,深深吸一口氣,而第二個音的後面的帶腔,就像抽咽一樣,然後順著擻腔哭出,在最後一個音上結束,餘味無窮。《鐵冠圖》「刺虎」【朝天子】曲牌是費貞娥殺死李固以後,仍然因為沒有達成替君父報仇的願望,心情激動時所唱的,因此演唱時有許多哭頭。曲家張充和女士對這些哭頭的處理有獨到之處,例如「恁道謊陽臺雨雲」中「臺」字的擻腔,唱之前先吸一口氣,哭頭和聲音一起出來,然後擻腔順著哭頭唱出,曲情與唱腔配合無間。曲家項馨吾先生在處理帶哭頭的擻腔時採用先快後慢的方式,使兩者自然的融合在一起。

頁首▲ Copyright© 2000-13 www.Kunqu.org 07/08/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