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ai001c.jpg 首頁> 專欄>崑曲的音樂 chinese.jpg simple.jpg english.jpg
崑曲的音樂
 

中國傳統戲曲的音樂結構,基本上可分為曲牌體與板腔體兩種。曲牌體承襲了詩、詞音樂,以曲詞為主,詞句為長短句,配上板式(節奏)後,再按照字聲譜上唱腔,把曲牌所屬的宮調與曲調結合,規格很嚴,如崑曲、高腔等就屬曲牌體的戲曲。而板腔體是將基本唱腔作多種板式的轉換,一曲之中變化很多,以過門連接,曲詞上下成對,基本上常用七字句或十字句,唱腔與曲詞的關係不大,如皮黃、梆子等就是。

宮調是組成崑曲音樂的基本要素,是用來定出每一曲標準音的音高以及七音之間音程的關係。標準音可以採用六律六呂這十二個半音,也就是說有十二種音高,一般而言主腔的結尾都落在標準音上。每一音高又可以用宮、商、角、變徵、徵、羽、變宮這七音中的任何一個音作為主音,主音決定後,七音之間的音程就是調式。因此形成了八十四種宮調。但是在中國傳統音樂中幾乎沒有以兩個變音(半音)為主音的,所以實際的調式只有六十種。更由於有些調式十分相近,經過合併之後,現在北曲尚存九種調式,南曲尚存十三種調式

dizi01c.jpg

崑曲以笛子為主要伴奏樂器,因此崑曲的音樂是以笛律為基準,演唱時所用的笛色(調門)共有七種,傳統笛色的改變包含了調式的特性,並非單純的音高改變,因此不可任意更改笛色。由於改變笛色就改變了調式,因此常常利用笛色的變更來突出劇情的變化。然而近年改用十二平均律笛以後,改用不同音高的笛子來吹奏,形成了「移宮不換調」,調式的特性消失了,於是也就有演唱者開始更改調門。

崑曲的板式共分正板(一板三眼)、快板(一板一眼)、全板(有板無眼)、散板(無板無眼)、正板帶贈板(兩板六眼)、及快板帶贈板(兩板兩眼)六種。正板速度中庸,每節四拍,正板為第一拍,頭眼為第二拍,中眼為第三拍,末眼為第四拍,以正板為主,中眼次之。快板每節兩拍,用正板及中眼來表示,速度較正板為快。全板(亦稱流水板)每節一拍,有板無眼,節奏最快。散板節奏不定,速度由演唱者配合曲詞劇情來決定,僅在每句最後以底板來結束,但一般來說速度都比較慢。至於贈板,是當譜曲時為了增長旋律,把正板或快板加長一倍,這種加出的部分的第一拍以贈板來表示,其重要性略次於正板。正板板式與快板帶贈板板式雖說都是每節四拍,然而快板帶贈板的節奏比較明顯。一套曲牌中板式的安排,一般都是先慢後快。

music01w.jpg

崑曲有南北曲之分,主要的分別固然是由於曲牌結構不同,然而在音律與板式上也有差異。北曲七音俱全,承襲元雜劇而來,大都由主角獨唱,不用贈板,板式不定,視所加襯字之多少而改變,字多調促,易於表現爽快利落的頓挫;而南曲只用五音,由於沒有變音,較容易表達婉轉纏綿的情致,南曲除了「引子」外都有定板,下板處固定不可移動,故而襯字較少,而且主曲常用贈板,更加細緻。此外如將同宮調的南北曲相間合用則稱為「南北合套」,在唱作繁重的大場合,由主角唱北曲,產生了主從的對比。但是由於笛色相同,在對立中卻有統一的感覺。

在說白或動作中往往可以加上音樂來烘托劇情、增加餘韻,這稱為吹打。吹打有細吹與粗吹兩種,細吹是以崑笛為主,而粗吹則以嗩吶為主。有些吹打採用特定曲牌,稱為吹打曲牌,從調式的特性分成吉慶、歡樂、哀怨、神仙、行動、軍樂等類,在特定的場合使用。例如【萬年歡】曲牌可以用在《牡丹亭》「驚夢」中引導夢神或花神出場,屬於神仙類的吹打曲牌,旋律輕快歡樂,但是前面的【山坡羊】曲牌氣份沉靜,而【萬年歡】曲牌的第一樂段原本重覆一次,因此第一遍開始時要延續【山坡羊】曲牌的沉靜,然後逐漸轉為輕快歡樂,到了第二遍才進入【萬年歡】曲牌的節奏,完成氣份的轉換。不定式吹打沒有特定的規律,常用的辦法是將主曲的旋律加以變化後襯托在說白或動作之中來產生效果。然而使用時要非常小心,必須注意調式及板式與主曲間的協調性,不可因為音樂好聽而任意加入,反而破壞了劇中氣氛。曾見有人演《牡丹亭》「尋夢」時,在唱抒情的【懶畫眉】曲牌(笛色六字調)前加了一段具有仙樂特性的【萬年歡】吹打曲牌(笛色小工調)作為開場曲,雖然採用十二平均律笛,調式差異不明顯,但是音樂特性仍然不合,造成格格不入的效果。

頁首▲ Copyright© 2000-13 www.Kunqu.org 10/14/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