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ai001c.jpg 首頁> 專欄>爛柯山觀後 chinese.jpg simple.jpg
爛柯山觀後
 

昨晚女兒中文學校教務長沈老師,也是女兒十二年級的中文班導師,請全班小孩去欣賞一場崑曲公演『爛柯山』(朱買臣休妻)。沾女兒的光,沈老師連家長也一起請,並且在看戲前,還請我們老老小小吃晚飯。我以前沒聽過這麼一齣崑曲,很興奮的帶著女兒,在初冬清冷的雨中,穿上五分埔買來的大紅中國棉襖,開車前往。

爛柯山』的故事是以『漢書.朱買臣傳』為本,由元代『漁樵記』雜劇演化而成。故事是說窮書生朱買臣在爛柯山砍柴度日,朱妻崔氏不耐貧寒,受媒婆蠱惑,迫朱買臣寫下休書改嫁。後朱買臣進京赴試高中,得官榮歸故里。崔氏改嫁後又離異,得知朱買臣榮歸,阻道攔馬要求破鏡重圓。朱買臣馬前潑水,讓崔氏知覆水難收。崔氏投水而死。

『爛柯山』由四段主題組成-『吵家』,『逼休』,『癡夢』,『潑水』。由戲中唱詞得知朱買臣夫妻二十年,不知他們是否曾經恩愛,戲一開頭就是『吵家』。窮書生朱買臣在爛柯山打柴,換得一點銀錢,為惡人強貸,空手回家,而家中只剩米數粒,無以為炊。崔氏對朱買臣不滿,百般逼迫。朱買臣則低聲下氣,發揮忍功,盡力相勸,仍不失窮書生氣習。崔氏口口聲聲,連名帶姓,直喚朱買臣大名。每次朱買臣都立刻恭謹的兩手垂立,低頭應一聲:『學生在。』搞了幾次,女兒一旁問我:『學生在是啥?』那當頭兒,一時也說不清,就說他很謙虛,對老婆像對老師。

這齣戲有很多的內心戲。『逼休』時,崔氏早有異心,兇悍相逼,當她拿到休書,朱買臣氣昏倒地。崔氏雖欲快快離去,還是先探朱買臣鼻息,確定沒出人命,再想到要顧自身溫飽,才狠心離去。朱買臣悠悠醒來,痛哭他妻,無奈妻已去,自己勸自己不哭,仍然一次次忍不住大哭。人生至此,怎一個慘字了得。『癡夢』完全是崔氏在做夢。夢見朱買臣差人送鳳冠霞披,接她這夫人上任。這夢有驚,有喜,有淚,有恨,無奈醒來相伴的仍只是『破壁,殘燈,零碎月』。『潑水』一段仍繼續崔氏的癡夢,希望朱買臣念舊情,收回前妻。而朱買臣也顧念崔氏落魄,本欲應允,但是畏懼悠悠眾口,只好致贈封銀,要崔氏好好度日。朱買臣欲轉馬離去,無奈崔氏苦苦哀求,朱買臣就召人馬前潑水,如果崔氏能將水收回,就收留了她。無奈覆水難收,朱買臣狠心離去。至此崔氏已癡迷,一心想收覆水,就收到河中淹沒了。這齣戲編得好,有窮,有困,有逼,有忍,有志,有情,有私心,有窮人翻身,有婦人癡夢。最後,做官的人都要小心,因為怕那-悠悠眾口,就只好來個-狠狠絕情。

lksbx02w.jpg

這次崑曲公演是由大華府地區崑曲藝術研習社主辦。扮朱買臣的老生是計鎮華先生,聽說是大陸科班出身,唱唸做表一流。窮書生砍柴度日時的窘困; 怕老婆時的逆來順受;『逼休』時的無奈;妻離之後,強忍熱淚,哭泣自語;榮歸故里,遇前妻攔馬,贈封銀,再潑水,內心掙扎,然後絕情而去…場場感人肺腑。計鎮華先生細膩的表演,激情的發揮,帶領全場觀眾,經歷了貧賤夫妻百事哀,百般無用是書生的困苦。然後,他又讓我們看到書生一朝高中,富貴榮華,卻又走上覆水難收的絕情路。計鎮華先生真的是一位表演藝術家。扮崔氏的旦角是張惠新女士。我見舞台上這崔氏沒有水袖,看了說明才知道這叫『翹袖旦』,水袖折起不用,是表現違反傳統性格剛烈尖銳的婦人。崔氏在前的『吵家』,潑辣兇狠;其後知朱買臣榮歸,夜間『癡夢』,一廂情願;後經『潑水』,投河取覆水,滅頂時表演『臥魚』,身形柔美。張女士詮釋的崔氏,可圈可點。我以為她也是科班出身,戲後,聽說她是票友,我對她更加尊敬。

music01w.jpg

『爛柯山』中媒婆一出場,女兒就笑了。我跟她說這是男生扮的,她問我『Why?』我說因為沒有女生能演出媒婆的刁尖狠毒。除了這媒婆,崔氏再嫁的張木匠,書生榮歸故里的地保,都是丑角。他們一出場,全場都在笑。我跟ㄚ頭說,丑角才是難演的角色。書生榮歸故里,前面開道的是五個皂隸,我見他們龍套跑得中規中矩,邁開的步子很有個樣子,心想這崑曲藝術研習社中臥虎藏龍。果不然,戲後才知有高人在,其中之一的溫宇航先生,紐約由大陸請來表演牡丹亭的小生。

在『爛柯山』開鑼前,崑曲藝術研習社舉辦了十幾分鐘中國舞台戲的解說。 主持人以中英文雙語解釋,請了兩位由大陸來的崑曲藝術家,在台上表演了 『亮相』,『整理衣冠』,『過場』,『進門』,『出門』,『上山』,『遠眺』,『寒冷』,『下山』,『與朋友喜相逢』,『上樓』,『喝酒』等等無聲表演。小ㄚ頭看懂了,好高興。

我能在美東聽到熟悉的胡琴鑼鼓,欣賞中國的古老戲曲,感動莫名,老淚縱橫,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為思鄉,因為念舊。而女兒一旁,一面看,一面問,一面直掉眼淚,可見舞台上的藝術家是如何的入戲,將古老的中國藝術,搬到美東;簡單的舞台,一張桌子兩張椅子,一兩個演員,就讓一個美國生長的小孩感動落淚,太令人興奮了。我想真正的藝術是沒有時間,空間,和地域的限制,因為人心都是肉做的,感人至深的藝術,沒有文化的隔閡。美東雨夜裡的崑笛,二胡,三絃,笙,揚琴,古箏,鼓板,大小鑼,和鈸,帶來了無盡的溫馨與感動,迴盪在我們母女心中,久久長長。

張琦 於馬里蘭
公元二千零四年十月十七日
公元二千零四年十月二十日增修

頁首▲ Copyright© 2000-07 www.Kunqu.org 01/17/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