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ai001c.jpg 首頁 >劇情>爛柯山 chinese.jpg simple.jpg english.jpg

爛柯山

崑曲《爛柯山》的故事是以『漢書』朱買臣傳為本,由元代《漁樵記》雜劇演化而成,敘述漢朝朱買臣馬前潑水的故事。寫朱買臣砍柴度日,養家不活,朱妻崔氏不耐貧寒,又受了媒婆的蠱惑,逼迫買臣寫下休書。買臣受此刺激,在友人的資助之下,上京赴試。崔氏改嫁後,生活仍然不美滿,再度離異。後買臣高中得官回來,崔氏於官道上攔住朱買臣的馬頭,要求破鏡重圓。買臣命人潑水於馬前,讓崔氏知道覆水難收。崔氏無奈,悔恨中投水而死。目前摘取精華折子「吵家」、「雪樵」、「逼休」、「癡夢」及「潑水」等折串成兩小時的演出,全劇成為一齣傳統與現代奇妙的融合,既保存了崑曲典雅、詩化及美的本質,更加重了對角色的塑造、氣份的拿捏,使這齣戲成為精彩的好戲。

《爛柯山》的戲劇張力是中國戲曲中少見的,細膩中要有激情,才能顯出貧賤夫妻的悲哀與覆水難收的悔恨。劇中朱買臣由老生應工,唱念作表均需隨內心感情予以變化,要做到「志、苦、情、絕」。「吵家」時逆來順受,忍耐中卻突出了窮書生的習氣,表現朱買臣的「志」。「雪樵」時身段表情有滑跌掙扎、飢寒顫抖、抱肩縮背等,來表現風雪中上山砍柴力盡神疲的情景,表現朱買臣的「苦」。「逼休」時百般無奈,寫完休書昏倒在地,回醒後又強忍熱淚,表現朱買臣的「情」。「潑水」時又氣又憐,內心的衝突要有充分的表現,最後忍心而去,表現朱買臣的「絕」。崔氏一角由正旦中的翹袖旦應工,正旦採用本嗓,咬字吐音比較用力,因此有「雌大面」之稱。翹袖旦的水袖折起不用,大都是違反傳統,性格剛烈尖銳的婦人,因此時而神情迫切、時而聲調悲涼。其中「癡夢」一齣尤具特色,由於在夢中一廂情願,崔氏眼神放光,精神抖擻,提腳抬腿前後踢裙,誇大了動作的幅度,和院子、衙婆的夾白低沈而帶有夢幻的情調,形成強烈的對比。

崑曲是曲牌體的戲劇,每齣戲是由多個曲牌所組成。每一曲牌有特定的旋律及調式,調式相近的曲牌連在一起就形成曲套,因而曲套關係到一齣戲的音樂形象。劇作家靈活的選擇不同調式、笛色的曲套,運用音樂的手段來配合劇情的起伏。曲牌的調式、笛色差距越大,對比性也就越強烈。《爛柯山》中「癡夢」一折就是一個鮮明的例子。

「爛柯一夢警愚人,反目聲中始激情。破壁殘燈零碎月,蚌形玉貌淚痕新。纖腰旋轉皆成矩,蓮步翩翻似電輪。覆水難收含意銳,詞精藝煉兩堪珍。」--海寧許姬傳

吵家 - 『今朝要伊發落要伊安置』

lkscj02w.jpg

「吵家」寫崔氏不耐貧寒無理取鬧,而朱買臣逆來順受,逼與忍對比鮮明。崔氏取鬧中仍須流露出小家碧玉的個性,買臣在忍耐中突出了窮書生的習氣。

zhj003w.jpg

雪樵- 『空擔兒且回窮窩巢』

「雪樵」寫風雪天買臣上山砍柴不得,無奈而回。身段表情有滑跌掙扎、飢寒顫抖、抱肩縮背等,來表現風雪中上山砍柴力盡神疲的情景和無柴懼怕崔氏吵鬧的心理。

逼休 -『患難中偏要去把別樹栖』

lksbx02w.jpg

「逼休」寫崔氏受媒婆蠱惑,於是逼迫買臣寫休書。買臣強顏陪笑但是得不到崔氏的回心,無奈之中只得應允,但警告崔氏不要日後生悔。買臣寫完休書昏倒在地,崔氏雖然不忍,但為了自身的未來,狠心而去。

癡夢 -『來接舊夫人』

ghw005w.jpg

「癡夢」演崔氏聽到朱買臣做官回來的消息,悔恨交加,悶悶入夢。睡夢中,以為朱買臣派人回來接她上任,欣喜萬分,不想驚醒以後仍然只有「破壁、殘燈、零碎月」相伴。

本齣中崔氏在夢中聽到門外敲門的一段,包含「漁燈兒」及「錦漁燈」兩支贈板曲。贈板曲是將一板三眼的節奏增長一倍,一般來說和緩細膩,但是這兩支曲的入聲字、入聲韻特別多,南曲唱入聲字要斷,因此節奏分明,而且為了配合劇情,每句速度都不同,極為特殊。由於在夢中一廂情願,表演也就比較誇張。而院子、衙婆的夾白低沈,帶有夢幻的情調。

潑水 -『難將覆水收盆內』

lksps02w.jpg

「潑水」演崔氏夢醒之後,悔恨交加,然而心中希望買臣能念舊情收轉前妻,於是攔住買臣的馬頭。買臣鑒於崔氏的落魄,本欲應允,但是畏於悠悠眾口,乃贈金準備離去。崔氏再三哀求,買臣乃潑水於馬前,如果崔氏能將水收回,就收留她。怎奈覆水難收,崔氏受此打擊,投水而死。

此齣中的崔氏精神已陷入恍惚狀態,唱做不按常軌,節奏忽快忽慢;買臣又氣又憐,內心的衝突也要有充分的表現。因此兩人的演唱都相當誇張,這在崑曲中是相當少見的。

頁首▲ Copyright©2000-07 www.kunqu.org 03/02/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