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ai001c.jpg 首頁> 劇情>長生殿 chinese.jpg simple.jpg english.jpg

長生殿

《長生殿》是清代大戲劇家浙江錢塘人洪昇所撰,搬演唐明皇與楊貴妃故事,全劇五十齣,曲文華麗高妙,音律婉轉嚴謹,結構細膩曲折,以「金釵鈿盒」為其中關鍵,離合悲歡,錯蹤參伍。場次安排穿插得當,搬演者無勞逸不均之慮,觀者聽者有層出不窮之妙,被公認為是一部完美之作。

唐明皇與楊貴妃的愛情故事,在民間廣為流傳,早期都以宮廷檅事及女色禍國為主。而白居易的『長恨歌』經由詩歌的宣染,美化了唐明皇與楊貴妃的愛情故事,把李、楊二人由歷史人物轉化為傳說人物,元代白樸據此寫成四折的『梧桐雨』雜劇。洪昇以『梧桐雨』雜劇改寫的「密誓」、「驚變」、「埋玉」、「雨夢」四折為主,配合了『長恨歌』,將唐明皇與楊貴妃生死不渝的愛情故事演化成《長生殿》傳奇。

『長恨歌』及『梧桐雨』雜劇都是以唐明皇為主,楊貴妃在只是在陪襯的地位。洪昇在《長生殿》中道出了楊貴妃千迴百轉的情懷,也顯示了楊貴妃在情場玲瓏剔透的手腕,更寫出楊貴妃肯為愛情犧牲性命的果斷,把楊貴妃的人格形象美化。最後跨越生死之界與唐明皇「笑騎雙鳳飛,瀟灑到天宮。」《長生殿》是唐明皇與楊貴妃的愛情故事美化後的總成果,也是最完美的呈現。

定情 - 『唯願取恩情美滿地久天長』

csddq02w.jpg

「定情」為《長生殿》的第二齣,寫楊貴妃入宮之日,唐明皇賜予金釵鈿盒,取其「情似堅金,釵不單分盒永完。」這是從『長恨歌』中的「春寒賜浴華清池,溫泉水滑洗凝脂;侍兒扶起嬌無力,始是新承恩澤時。」及「但教心似金鈿堅,天上人間會相見。」演化而成。

這是一齣大場面的群戲,富麗堂皇,襯托出大唐盛世的氣派,「金釵鈿盒」卻成為日後離合悲歡的見證。

酒樓 - 『肩擔日月手把大唐扶』

blank.jpg

「酒樓」為《長生殿》的第十齣,寫唐代中興名將郭子儀,早年未得官職,獨飲長安市中,見壁上題詞,寓意深邃,很有感觸。正值外戚楊國忠兄妹等新第落成,眾官員前往祝賀,寵臣安祿山封王下朝,俱從酒樓前經過。郭見禍亂將興,感慨萬千,發誓為國效力。是一齣老生的唱工戲。

絮閣 - 『情深妒亦真』

csdxg01w.jpg

「絮閣」為《長生殿》的第十九齣,寫唐明皇私幸梅妃,楊貴妃得知,清晨闖至翠華西閣絮聒。經高力士及宮女永新的勸解,唐明皇的陪禮,才雨過天青,兩人和好如初。

本齣為南北合套,由北曲及南曲交替而成,旦主唱北曲,冠生、丑及貼分唱南曲,是一齣繁重的唱工戲。

驚變 - 『驚破霓裳羽衣曲』

csdjb06w.jpg

「驚變」為《長生殿》第二十四齣,以『梧桐雨』的第二折為本,也就是『長恨歌』中的「緩歌謾舞凝絲竹,盡日君王看不足。漁陽鼙鼓動地來,驚破霓裳羽衣曲。」描寫唐明皇和楊貴妃在御花園中飲酒作樂,貴妃載歌載舞,為明皇歌唱李白所寫清平詞。明皇大樂,開懷暢飲,貴妃不勝酒力,先回宮安寢。這時丞相楊國忠突然見駕,告以安祿山造反,逼近長安。明皇倉促下令往西蜀避難。

這是《長生殿》一劇由歡樂轉變為悲劇的關鍵,小宴時的歡樂和聞變後的驚恐,在詞曲與音樂上都有強烈的對比。

埋玉 - 『一代紅顏為君絕』

csdmy02w.jpg

「埋玉」為《長生殿》的第二十五齣,寫唐明皇入蜀避難途中,行至馬嵬坡,六軍痛恨楊國忠專權誤國,將之殺死。又恐貴妃日後在明皇身邊進言,於是圍住驛館,要殺貴妃。明皇不肯,貴妃恐牽連明皇,乃慷慨自縊而死。

這齣淒滄的做工戲是以『長恨歌』中的「九重城闕煙塵生,千乘萬騎西南行。翠華搖搖行復止,西出都門百餘里。六軍不發無奈何,婉轉娥眉馬前死。」及『梧桐雨』的第三折為藍本。

聞鈴 - 『似我迴腸恨怎平』

csdwl01w.jpg

「聞鈴」為《長生殿》的第二十九齣,寫楊貴妃在馬嵬坡被眾軍逼迫自縊後,唐明皇行至劍閣道上,適值風雨交加,乃進入劍閣避雨,聞簷前鈴聲淅淅零零隨風而響,勾引起國破妃亡淒然之情。

這是一齣純粹抒情的唱工戲,由白居易《長恨歌》中「雲棧縈紆登劍閣」、「夜雨聞鈴腸斷聲」等句演化出來的。情節單純,詞曲淒滄,尤其是第二支「武陵花」,聲情合一,曲詞的音樂效果極為出色。

哭像 - 『把哭不盡的衷情夢兒裡再細講』

csdkx03w.jpg

「哭像」為《長生殿》的第三十二齣,由兩套曲牌組成,故亦稱「迎像、哭像」,寫唐明皇入蜀後,傳位太子,自稱上皇。因悼念楊貴妃,特敕成都府建立祠廟一座,用檀香木雕成楊貴妃生像。廟成祭奠之日,命高力士迎像入宮,然後親送入廟供養,追憶往事,悲愧交加。

本齣由冠生一人獨唱,詞曲精妙,是「長生殿」後半段冠生的主要唱工戲,感情充沛,氣氛哀傷。

彈詞 - 『唱不盡興亡夢幻』

blank.jpg

「彈詞」為《長生殿》第三十八齣,寫宮廷樂工李龜年經安史之亂,流落江南賣唱維生。在鷲峰寺彈唱唐明皇寵楊貴妃而引起賊亂的往事,與知音李謨相遇。

本齣的「九轉貨郎兒」淒涼感人,是崑曲老生的代表作之一,長期以來傳唱不衰。崑曲極盛時期有「家家收拾起,戶戶不提防」之諺,就是指《千忠戮》的「慘睹」第一支曲首句「收拾起大地山河一擔裝」及本齣第一支曲首句「不提防餘年值亂離」而言。

頁首▲ Copyright©2000-06 www.kunqu.org 03/02/2006